楼盘
房惠惠 > 楼市资讯>净利连续下滑,青岛房产项目停盘

净利连续下滑,青岛房产项目停盘

凉凉来源:互联网 扫描到手机

t01aa619b9cf786abaf.jpg

      金钱豹接连关店,被指拖欠工资和货款;嘉年华国际2013年巨亏,近两年净利连续下滑

  7月初,金钱豹翠微店停业。这是金钱豹在北京的最后一家门店。

  金钱豹的关店,让其背后的港股上市公司嘉年华国际受到关注。2015年6月,嘉年华国际以2.64亿港元收购金钱豹集团的母公司Nice Race几乎全部的股权,从而间接控制金钱豹集团。

  嘉年华在2015年6月披露的收购资料显示,当时金钱豹在中国的18个城市经营着27家餐厅,但Nice Race自2012年起就处于亏损状态,2012年、2013年、2014年分别亏损1019.7万元、2319.95万元、2102.71万元。

  嘉年华收购金钱豹不到2年,金钱豹餐厅数量不增反减。截至2016年底,金钱豹只剩下7个城市中有13家餐厅,员工人数也由2015年底的超过2600人减少至1100人。

  嘉年华国际目前业务覆盖地产、旅游、餐饮、教育等行业,近年公司负债率超过60%,利润也有所降低。其旗下重要房地产项目青岛嘉年华,因官司遭遇停盘。

  新京报记者7月6日致电金钱豹总部及其控股公司嘉年华国际,均无人接听。

  北京、上海金钱豹接连停业

  7月7日中午,位于上海市延安西路3162号的金钱豹大酒店有些冷清。正值午餐时间,酒店对面的高架辅路上偶有出租车放下临散的乘客。这座7层建筑中,有嘉年华国际旗下的金钱豹酒店和好开始儿童教育。

  新京报记者发现,一楼的电动扶梯已经停运,进入大厅便可看到金钱豹国际美食百汇(自助餐),张贴在前台的公告称:“因公司内部工程装修,今日百汇暂停营业”。停业后,自助餐厅的员工有一些留了下来,等待拿到被拖欠的工资。

  除了前台打盹的服务员,一位员工在打扫餐厅内的瓜子壳,“我们都关门快20天了,从6月19号开始。欠了员工3个月工资没有发,也没有钱买菜。原来自助餐是298元一位,后来把价钱降到238元。”该员工称,酒店并没有完全歇业,三楼往上的宴会厅还可接客,七楼有一些行政人员。

  一对前来退卡的夫妻称,之前在金钱豹自助餐会员卡里充值了几万块,前段时间知道金钱豹关门了,这是他们第一次来退卡。

  5楼宴会厅的前台告诉记者,目前仍可预定宴会厅用于会议或晚宴。“全天价格7200元,半天是4200元,每个宴会厅可容纳10桌。3楼、5楼是小厅,6楼8楼更大一些。”一位前台经理称,虽然自助已经关掉了,但宴会厅没有受到影响,“自助餐和宴会是两家注册公司,我们是宴会餐饮管理公司。”

  天眼查资料显示,上海金钱豹宴会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注册地址为上海市虹中路735号,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为李飞,由其担任法人并带有“金钱豹字样”的企业共16家,包括北京金钱豹餐饮有限公司。

  酒店七楼电梯口,一位员工正在与前来退卡的几位客户解释,会员登记簿上写满一页卡号等信息。“这个月会有短信通知,这个月自助餐开的话,你们可以使用掉,不开的话就退。”该员工称,自己在销售部门负责团购,市场部门的负责人7月5日已经去了北京。“全国的都可以在这退,北京的已经在处理了,昨天知道北京那边商务、法院等已经在讨论解决这件事,上海也在登记一步步处理。”

  上海店停业,北京的王府井店、亚运村店、中关村店、翠微广场店也已陆续关闭。7月7日晚,记者走访金钱豹北京翠微广场店发现,金钱豹翠微店已“人去楼空”。

  记者在翠微店看到,商场楼道中原来的“至尊金钱豹”字样已经被抠去,依稀能通过墙上残留的胶水看出原本的字样。在金钱豹的大门口贴着相关退卡通知,称消费者退卡需要等待。翠微大厦的保安告诉记者,自己接到上级通知要“清空金钱豹”。

  金钱豹翠微店一位员工王路(化名)说,该店因供应商停止供货,在6月26日就已经关店,27号有了一点食材才又勉强开业,但当天翠微店遭遇供应商讨债生意无法维持,在28日彻底关门歇业。“当时什么都没有跟我们说,只是说要关门几天,就再也没有开了。”

  据金钱豹大悦城店、亚运村店的员工介绍,店铺关闭后,各店的店长也“消失”不见,想要联系上海总部也没有回应。王府井店员工李光(化名)称,王府井店在4月26日就因停水关闭店铺,当时店长前往翠微店继续接管翠微店。而翠微店员工称,自店铺关闭后,只能找到一个副店长,“他什么也不跟我们说”。

  管理被称混乱,拖欠员工工资、供应商货款

  在金钱豹工作近10年的员工林峰称,金钱豹在管理上混乱。“旅游团来100个人,但是他们(管理层)只报50个人或者80人,少报几十个人的钱就中饱私囊。”

  林峰说,2017年年初翠微店曾接待一桌20人左右的客人来吃饭,店长最后没有把这些钱入到收银台,而是放到自己兜里,“后来领导查出来,他就说自己拿这钱给店里买了洗衣粉,最后被开除了。”

  王路也证实了金钱豹存在上述情况,其表示“有的店长、收银、经理都是串通好的”,此外,还有的将几块钱一瓶的酒大批量进到店里,上报则是几十块或者上百块。

  金钱豹在北京还存在拖欠员工工资及部分供应商的货款的情况。

  金钱豹自今年4月起就开始拖欠员工工资,林峰(化名)称,自己有7.6万元的工资及赔偿没有拿到。李光也表示,王府井店最初关闭时,店铺说会在5月15日正常发工资,但至今一分钱没有拿到。

  一位长期为金钱豹供应大米、茶叶的供应商对记者表示,自己和金钱豹合作有7年,到现在还有2014年的货款未结清。

  另一位常年向金钱豹供应水果蔬菜的北京供应商肖强(化名)也称,金钱豹自2015年1月起就开始拖欠货款,2015年、2016年共有超过200万元的货款未支付。

  “一开始都是有8个月账期,后来老账一直不还,今年就变成每次送货时结现。”肖强称,6月初自己和十几家供应商一起去上海金钱豹总部要账讨说法,呆了12天才回到北京,当时金钱豹回复肖强等人称,公司目前没有钱,只能看嘉年华能不能拿钱出来。眼看要债无望,肖强最后向朝阳区人民法院提交立案申请。

  “金钱豹这么多年下来一直是亏损,需要嘉年华拿钱来补这些窟窿,但是嘉年华不拿钱,也解决不了供应商和员工的问题,当然做不下去。”肖强称。

  记者7月7日晚在金钱豹翠微广场店向该店会计询问欠款情况,该会计回应,一切都要等集团(金钱豹集团)通知。

  金钱豹的多家子公司也被列入异常经营名录。

  工商资料显示,皇郡金钱豹餐饮管理(无锡)有限公司、皇郡金钱豹餐饮管理(无锡)有限公司常州世贸分公司、北京金钱豹国际美食有限公司哈尔滨分公司、上海金钱豹国际美食有限公司郑州分公司等7家金钱豹子公司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,有的最早在2015年就出现异常经营。记者发现,这些公司被列入异常营业名录的原因,有4家是因为通过登记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,其余的存在未按照《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》在规定的期限里公示年度报告。

微信图片_20170726174415.jpg